1. 首页
  2. 生活

梁山的三位女头领

十多年前,国人还对性羞羞答答、欲言又止的时代,大街上到处都是伪黄色书刊。封面炮制一个扯眼球的题目,内容却平淡无奇。时间一长,知道这是书商书贩的伎俩,也就见惯不惊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有人提议,把《水浒》改为《105个男人和3个女人的故事》。怎么样?很有吸引力吧?很刺激吧?总之我是佩服得很。

《水浒》并非105个男人和3个女人之间的故事,但是主角确实是105个男人和3个女人。我始终搞不明白,为什么是3个女人,而不是2个女人,也不是4个女人。难道梁山也要在领导班子里给女人预留位置,以示尊重女性,但是位置又不能多,点到即止,仿佛煲汤时添加的佐料。她们都做了革命干部,却连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

这3个女人的名号也很有意思,顾大嫂、孙二娘扈三娘,从老大到老三,是巧合还是作者的有意安排?她们是革命战友,人生际遇却大不相同,顾大嫂可敬,孙二娘可恶、扈三娘可悲。

顾大嫂和老公孙新在登州城外开酒店、开赌坊,仗着哥哥孙立在登州做兵马提辖,日子应该过得不错。解珍解宝被毛太公陷害,登州监狱包节级必欲置二人于死地。顾大嫂是二人的姑表姐,乐和来告知此事,顾大嫂叫苦不迭,当即叫人找孙新回来商议对策。

孙新说,我们除非去劫牢,否则有什么办法。顾大嫂说,那么我们今天晚上就去。孙新说,劫了牢,也要有个去处,何况就凭我们两个,不但劫不了牢,还要把自己搭进去,除非哥哥和登云山的邹渊邹润叔侄参加。顾大嫂说,那你连夜去请他们来吧。

孙新招来邹渊邹润,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劫牢后一起投奔梁山。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孙立不入伙,要走没有那么容易。顾大嫂装病骗来孙立,逼他一起劫牢。孙立不肯,顾大嫂掣出双刀,邹渊邹润也跃跃欲试,孙立只得依了。

顾大嫂是解珍解宝的姑表姐,孙新孙立也是二人的舅表兄,论亲疏关系,和二人不相上下。二人落难,表兄不急,表姐心急火燎;男人不急,女人急如星火。难得的是孙新,妇唱夫随,共同唱了一出好戏。顾大嫂绰号母大虫,望文生义是母老虎的意思,但是叫做女丈夫、女中豪杰、巾帼英雄更恰当。

上了梁山,夫妻俩没有多少戏份,征讨方腊,两人总是逢凶化吉,最后居然夫妻双双把家还,也算是好人有好报吧。他们真正称得上恩爱夫妻,侠义伴侣;出生入死,九死一生,寿终正寝,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孙二娘也是开酒店的,不过她这个酒店和顾大嫂的酒店不一样。孙二娘除了卖酒,还卖风情,除了卖风情,还卖人肉包子。鲁智深光临,如果不是张青回来得快,就做了包子馅。武松光临,孙二娘如法炮制,哪知道武松更贼,早看破了她的手段。武松有本事,不但没有做包子馅,还收服了二人,和张青结为兄弟。张青本来给孙二娘定了几条规矩,哪些人不能下手,但是孙二娘常常见利忘义,连这点规矩也守不住。后来梁山老大宋江光临,孙二娘旧病复发,差点把他也报销了。

孙二娘绰号母夜叉,其实光天化日之下,也时时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想想着实令人背脊发麻。武松上了二龙山,夫妻俩也入伙去了。二龙山被梁山兼并,夫妻俩又上了梁山,依然开酒店,主要工作是收集情报。不知道他们还卖不卖人肉包子,说不定也卖的,不过从前是为了谋生,现在是替天行道。

扈三娘是富家千金,扈家庄庄主的独生女儿,却是武艺超群,许与祝家庄三公子祝彪为妻。二人青梅竹马,金童玉女,天造地设,本是神仙伴侣,不意世事无常,被偷鸡贼时迁搅了姻缘,痛哉惜哉!

梁山攻打祝家庄,扈三娘被林冲擒获,她哥哥扈成牵牛担酒,前来恳求宋江,放还妹妹。吴用说,只要你们与祝家庄划清界限,一定保证令妹平安,扈成当即允诺。祝家庄被打破, 祝彪逃到扈家庄,被扈成捉来献给宋江,路上遇到李逵,不问青红皂白,上去一板斧砍了,又要砍扈成,扈成见势不妙,落荒而逃。李逵杀得性起,把扈太公一门老幼全都杀了。

转眼之间,扈三娘家破人亡。众人都以为宋江看上了扈三娘,要她做压寨夫人。宋江却记得还欠王矮虎一个人情,于是先教扈三娘拜宋太公为义父,再做主把扈三娘嫁给好色之徒兼无耻之徒王矮虎,硬是把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不知道扈三娘怎么与李逵做革命战友。寄人篱下,苟且偷生,她的心里是如何的痛苦?搞笑的是,张纪中版电视剧《水浒》,把扈三娘演得春风得意,难道革命者真的要这样铁石心肠,这样没有人性?

2012/02

本文来源网络,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