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V字仇杀队》的故事情节是什么?

V字仇杀队》(英语:V for Vendetta)是2006年科幻惊悚电影,詹姆斯·麦克特格导演、乔·西佛与沃卓斯基兄弟制作。

天主教徒盖伊·福克斯(Guy Fawkes)因试图炸毁上议院以推翻信仰新教的当局而被捕,并在随后被绞死。然后影片闪回到距2005年不久的将来(大约在2020年),此时的英国由一个被北方之火(Norsefire)控制的极权政府统治。违反宵禁外出的艾薇·哈蒙德被一群称为“Fingermen”的秘密警察团团围住。当他们正欲图谋不轨之时,一个戴着盖伊·福克斯面具的男人将艾薇从他们的手中救了出来。他告诉艾薇,他的名字叫V。随后,被政府视作恐怖分子的V带着艾薇登上了附近一座建筑的屋顶,观赏他在1812序曲的伴奏中摧毁老贝利(Old Bailey)的壮观场景。恐慌的独裁当局向民众宣称这是一次政府事先计划的旧楼爆破。但是很快V就潜入国营电视台,通过当局的宣传机器澄清了真相。同时,V呼吁全英国的民众在一年后的11月5日站出来,与他一起在议会大厦前示威以反抗独裁统治。他还在电视演讲中暗示,他将会在那一天摧毁议会大厦。

之后,在政府电视台英国电视网(British Television Network)工作的艾薇利用职务便利,帮助被政府视作恐怖分子的V从电视台逃脱。V带着艾薇来到了被他称为“影子画廊”(”Shadow Gallery”)的家,并热情招待了她。V告诉艾薇,出于她的安全考虑她必须藏在这里。然而,当得知V已经杀死了政府的代言人刘易斯·普罗瑟罗(Lewis Prothero),并试图暗杀其他政府高官的时候,感到惊骇和厌恶的她下定决心从V处抽身离开。为了离开影子画廊,艾薇告诉了V自己的背景和经历,并向V询问有哪些事情她可效劳。于是V委派她假借满足安东尼·利利曼主教(Anthony Lilliman)的恋童癖的名义,进入这个腐化堕落的“北方之火”党的帮凶卧室。

成功潜入卧室的艾薇试图向利利曼泄露V试图暗杀他的计划,但正在兴头上的主教却把她的话当成了玩笑。正当利利曼意欲不轨之时,V破门而入,将艾薇从主教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并下毒杀了主教。而艾薇则趁乱逃脱。走投无路的艾薇敲响了她在电视台的上司戈登·戴特里希(Gordon Deitrich)的家门。在他的家中艾薇惊讶地发现,戈登不仅收藏各种违禁的书籍和艺术品,还是一个未出柜的同性恋者——这些足以为他招来杀身之祸。不久之后,戈登通过在播出之前突然更改内容避开政府宣传部门的监控,在他主持的电视节目中大肆讽刺了最高首长亚当·沙特勒总理(High Chancellor Adam Sutler)。很快秘密警察“Fingermen”于一个夜晚在闯入他家中抄家并殴打他之后将他逮捕。藏匿在他家中的艾薇也被“抓走”。

在长时间的关押中,艾薇遭受了严刑拷打,甚至被剃光了头发。在牢房里,她发现了一个名叫瓦莱丽(Valerie)的女子留下的纸条。瓦莱丽将内心的话语全部记录在纸条上,而在纸条中艾薇得知,瓦莱丽是一名之前同样关押在此的囚犯,而瓦莱丽被拘禁和迫害的唯一理由仅仅是她是一名同性恋。在监禁期间,审讯者恐吓艾薇,如果她不招出V的身份或下落,摆在她面前的只能是死路一条。而艾薇却一直宁死不屈。然而在处决的前一刻,艾薇突然被告知她已经自由了。走出牢房的艾薇发现,之前她所在的地方居然正是V的住处,她在“监狱”中的经历也是V精心安排的。V遗憾地告诉艾薇,戈登已经因为收藏违禁的古兰经被杀害。面对无比震惊和愤怒的艾薇,V解释道,之所以让她遭受与他在拉克希尔拘留中心所经历的一样的折磨,是为了让她理解正直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它)是我们最后的底线”[4]。艾薇一度因为V对她的折磨而对他无比憎恨和厌恶。但是很快艾薇意识到,这段经历让她学会了以没有恐惧的心境生活,也让她能够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艾薇亦从V口中得知,那位被关在监牢名叫瓦莱丽的女子确有其人,而且瓦莱丽隔壁牢房当年所关的人即是V,艾薇所看的纸条即是瓦莱丽被监禁时传递给V的纸条,两人皆为当年政府疫苗活体实验计划的受害者。在与V告别之后艾薇承诺,将会在下一个11月5日之前再次与V见面。

与此同时,北方之火的警察头目总督察埃里克·芬奇被沙特勒指派前去调查V的身份。在调查的过程中,芬奇了解到了北方之火获得政权的全过程和V的来历。十四年前,由于美国在第二次内战之后的衰落,英国遭受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在一片混乱和绝望之中,极端保守的政党北方之火在上台之后通过一系列恐怖的极权措施重建了秩序:所有非基督徒及非异性恋者都被指为“国家公敌”,随后在一夜之间消失。正当自由的失落造成整个国家的分裂之时,一场造成八万人死亡的“恐怖主义”生物袭击煽动起了人民的狂热情绪,使全国上下再次“团结”起来。恐怖袭击带来的恐慌情绪使得北方之火顺利地压制了所有反对意见,并在之后的大选中以压倒优势获胜。而针对病毒的相关疫苗的发明也迅速终结了恐怖袭击直接威胁。然而恐怖袭击的阴影并未散去,北方之火也利用这一机会迅速将英国改造成为一个极权国家,党魁亚当·沙特勒也成为了总理,尽管他们当初的美妙承诺一个也没有兑现。

然而芬奇很快发现,当初的瘟疫完全是北方之火为了夺取政权一手制造的大阴谋。为了制造病毒,他们利用羁押在拉克希尔拘留中心(Larkhill detention center)的“社会渣滓”和政治犯进行惨无人道的活体实验。V正是当年拉克希尔的人体试验品之一,不过他侥幸逃脱一死——他是48个试验者中唯一的幸存者。残酷的折磨并没有腐蚀他的智慧与思维,反而磨练了他超人的体格和意志。最后V纵火焚烧了拘留中心并趁机逃脱,不过他也付出了被重度烧伤的惨重代价。离开前,他发誓要报复北方之火政权。

接近11月5日时,V对北方之火的劣迹及暴行的揭露和谴责开始动摇政府的权威。人民开始相信V,并质疑他们是否应该继续受到这样的统治。为了加剧混乱,V开始有计划地向家庭和各种机构邮寄V的标准装束(包括面具、黑色礼帽和斗篷等)。一名男子身着V的行头抢劫了一家商店。一个女孩也因为在街上穿着V的衣服被警察打死,然而这名警察被随之赶来的愤怒群众围殴。与此同时,芬奇勘察了拉克希尔的旧址。很快他发现,V甚至比北方之火自己更加了解这个政权和其中的每一分子。

11月5日晚,V再次与艾薇见面,并在随后向她展示了一列装满火药(肥料硝酸铵)的废弃伦敦地铁列车。他将用这列列车准时摧毁议会大厦。他请艾薇亲手炸毁议会大厦,因为他认为最终的决定不该由他作出,而是应该将这一权力交给他一直试图唤醒与解放的大众中的一员。之后V前去面见北方之火现党魁彼得·克里迪。在他们先前的君子协定中,克里迪承诺将沙特勒总理交由V处置,用以换取V的投降。克里迪在V面前枪杀了沙特勒,但V没有按照约定投降。面对克里迪和他的手下的强大火力,V仍然在战斗中胜出,并徒手杀死了克里迪。但是这也使他受了重伤,生命危在旦夕。临终前他感谢了艾薇。他的遗体按照维京式葬礼的方式,在鲜花环抱中被安放在装满炸药的地铁车厢中。

当艾薇被芬奇发现时,她正准备让列车启动。但了解了北方之火的政权的腐败残暴的芬奇并未阻止艾薇继续发动火车。由于掌握实权的总理和党魁已死,没有上级指挥的军队没有阻止成千上万戴着盖伊·福克斯面具、向议会大厦前行进的伦敦民众通过。同一年前的老贝利一样,议会大厦在无数扬声器广播的柴科夫斯基(Tchaikovsky)的1812序曲(1812 Overture)的伴奏下被炸毁。艾薇和芬奇在附近的一处屋顶目睹了这一场面,芬奇问艾薇V的真实身分,艾薇回答“他就是我们每一个人”。而在广场上观看的民众(甚至包括在之前的故事中被杀的瓦莱里和戈登等人)纷纷摘下面具,露出脸上如释重负的神情和期待的目光。

本文来源网络,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