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俄罗斯的庄园文化

前言——古罗马人学会了奢华,就有了名利的庄园;英国人看透了工业,就有了乡村的庄园;俄国人得到了农奴,就有了贵族的庄园;法国人创造了葡萄酒, 就有了飘满酒香的庄园。从古到今,一座庄园就有它的一种文化和制度, 庄园里的秘密可能藏过几个世纪。

改编自百度贴吧

俄罗斯的庄园是仅次于皇宫的贵族庭院。庄园对于俄罗斯贵族来说, 更多的是身份显赫的象征。在15世纪初,俄罗斯庄园只是一块有农奴劳作的贵族领地,空有其名,并无什么带有文化和艺术之类的内容。这种作坊式的小庄园一直到了1762年彼得三世发布了“贵族自由令”之后,才有了很大改变。很多受过良好教育并同时拥有财富和领地的贵族,回到自己的庄园之后,便开始从雕塑、戏剧、园林、装饰等艺术方面,对自己的庄园进行了不断的挥金如土式的充实。这也使得俄罗斯庄园在今天看来与英国乡间别墅式庄园有着很大的不同。

庄园文化是俄罗斯文化史上最灿烂最亮丽的一页。俄罗斯的庄园史可以追溯到伊凡三世统治时期(15世纪),当时的庄园只是一块有农奴劳作的贵族领地,并无文化艺术之内容,顶多算得上俄罗斯庄园的雏形。

据史料,庄园存在的历史已有三百年左右。在18世纪之前,庄园尚未在俄国社会生活中形成独特的一面。此前在俄国,城市与农村严格说来并无多大差别,几乎都是由一个个大小不等的家园组成的村落。只不过城市的村落群体要大得多而已。而当年的所谓家园,其组成也很单纯,无非是一所所人住的大房舍、几间经营活动或日常事务用的附属房舍,富裕一点的人家还有供佣工和奴仆住的小房子,加上围圈起来的房前屋后附属土地,类似篱笆圈起来的庭园。只因俄国历来地广人稀,房舍周围的地界开阔,有条件允许把庭园扩大,变成花园或园林的规模。

彼得大帝(1672-1725)当政期间,全盘效法西欧,邀请大量国外建筑师、工匠等修建彼得堡,俄罗斯城乡分化从此开始加剧。

从18世纪中期开始,随着城市数量的增加,贵族们开始体验到自然的诱惑,开始在外省兴建带有宫殿、小教堂和各种家居使用的庄园建筑。

庄园文化的繁荣始于18世纪末、19世纪中期。这一时期庄园已具备日常起居、社会行政、经济事务、文化活动的综合功能。

庄园吸引各界文化人前去交流,反过来又促进当地文化的发展。因此,贵族庄园已经不仅是“贵族之家”,也是俄罗斯传统文化的策源地。

一、俄罗斯庄园的艺术世界

1.建筑

庄园是俄罗斯外省建筑古迹史上最辉煌的篇章。从18世纪中期开始,庄园建筑成为融宫殿、家居实用建筑为一体的宏伟的建筑群。俄罗斯贵族庄园通常建在半山腰,置身庄园凭栏远眺,周围景色尽收眼底。主人的正房位于显眼之处,从远处就可以看得见,一般不在平坦之处,也并非位于被风吹拂的山顶,一般建于斜坡上。正房一般是一座二、三层两侧带有厢房的小楼,门庭有粗大的白色柱廊支撑。庄园的大门沿着笔直的大道直通主楼。主楼的正门前开辟有带花坛和喷泉的草坪。花园中则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亭台、假山、喷泉、木桥,还点缀着各式各样的雕像。花园小径的两旁都有爬满攀缘植物的树篱。

文艺复兴时代的理念——自然造化与人工作为的结合,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主楼内部的构造在俄罗斯外省基本雷同。一进大门,首先是前厅,是主人用来招待客人、举行舞会和戏剧演出之地。与前厅相连的是敞亮的长廊——两边墙上镶着无数的窗户。长廊尽头有两个门:第一个稍低一些的,通往阴暗的走廊,其尽头是女眷住处,然后是通往院子的出口。第二个稍大一些的门通往客厅,然后同样的门再由客厅通往书房或主人卧室。富余人家的室内极其豪华,棚顶为塑造装饰,壁炉以艺术造型为主,大门镶嵌上青铜,豪华的吊顶灯,镀金或红木家具。有的庄园里还建有剧院。

庄园周围散落着必需的家居日用建筑:下人住处、仓库、地窖、粮仓、马厩、暖房、蜂场、狗舍等。这些小型建筑也常常出自于著名的建筑师之手。

2.绘画

大部分庄园都有自己的私用图书馆(藏书通常在4万左右册),而且常有出自名家之手的绘画。俄罗斯贵族的家族画廊里通常收集有18世纪至19世纪初的俄罗斯及欧洲画家的作品。特别是正房和办公室里常挂有庄园主人及其祖先的画像。这种画像常常是在名画家那里订做。因此许多外省庄园的画廊是俄罗斯最优秀的绘画博物馆。

3.园林

通常,主楼的后门带有凉台直通后花园。始于彼得大帝时代的园林呈典型的巴洛克式风格。最初俄罗斯庄园的后花园为法国式:严谨、简洁、精心雕刻。有准确的轴心和轴线。后花园通常有一条通往主楼正门的大道,中间部位通常是一个圆形花坛,若干林阴小道呈放射性由此延伸出去。花园里有布置得井然有序的雕像、花坛、带精美的几何图案的草坪,以及修剪得十分整齐美观的小树丛。这里的一切都是规整、对称、遵循着严密的逻辑规律。树木一排排整整齐齐,主路两旁和半圆形的花坛两旁雕塑婷婷玉立。

这里不仅供人休闲游憩,还种植蔬菜、水果和花草。当时的花园反映了自然规律,屈从于人的机械规律和智慧原则。这种花园中一般为简单的几何图形,树木常被修成奖杯状、球形、金字塔形状等。花园中各式亭台楼榭掩映于密林之中。

因此,俄罗斯经典作品中常常出现的主人公“乌托邦式”的追求和行为也就不足为奇了。

正是这种影响参观者的情感与理智的追求——将两种体系的花园风格联合起来。崇尚自然的俄罗斯人在园林艺术中力求做到与周围的自然景色。远离尘世的烦嚣,置身于满眼是精心培育的奇花异草、星罗棋布的水池的俄罗斯花园里,你会感到心旷神怡,宛如漫步于人间天堂。

4.雕塑

花园中备受关注的是雕塑布局。花园的雕塑不仅是一种装饰,同时它也赋予了花园宏大的规模,而且也履行着一定的思想任务:雕塑使参观者不自觉地接受了欧洲上层社会的世界观和自然观。花园的雕塑一般是关于希腊神话主题和情节,因此俄罗斯人的思想与西欧神话和象征体系融会贯通。花园中的雕塑布局通常是关于神话、四季、人的活动等内容,也有古典文学作品中的情节,或是沙皇的半身塑像等。

5.音乐

对土地、花园、树木、自然有着强烈崇拜情绪的俄罗斯庄园人,时常在庄园里张灯结彩,举办化装晚会,进行戏剧表演。作曲家们常常为花园谱写新曲。花园体现了贵族地主的日常生活及风俗习惯。贵族生活中音乐被视为良好教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许多贵族庄园中时常响起音乐。外省地主经常邀请客人,庄园里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与他人交往中消磨过去的。举办歌舞晚会,演唱流行的法国和意大利浪漫曲,晚会上演奏肖邦、莫扎特等作品及浪漫曲。在钢琴或乐队的伴奏下演出话剧。乐队常常会演奏俄罗斯民歌,但老爷们更喜欢严肃的古典音乐。

19世纪家庭音乐会的流行体裁是浪漫曲。浪漫伤感是当时诗歌的主题,音乐家比较善于将这些诗歌谱成曲子。无论对作曲家还是演唱者来说,这一声乐形式重点在于体现诗词的深刻情感。俄罗斯浪漫曲的旋律简单自然,因为这些浪漫曲吸收了俄罗斯民歌的宽广音域,及俄罗斯诗歌语言的丰富音调。

传统的庄园家庭舞会始于波兰舞(波罗乃兹),尽管作为第一只舞它具有一定的正式性,但没有固定的人数,没有严格的舞姿,几乎适合所有的人。第二段舞是华尔兹。19世纪初期,华尔兹享有自由、热情舞蹈的美誉。实际上,它以浪漫抒情、接近自然区别于旧时的严格舞步。华尔兹是最适合于年轻人的时尚舞蹈。舞会的高潮舞蹈是马祖卡舞。这时参加的人数很多,舞曲伴有男声独唱。跳马祖卡舞时,要求男伴舞姿轻盈,跳跃时双脚脱离地面完成三次相碰。这时舞伴的选择一般出于兴趣或爱慕。舞会的结束舞是法式舞蹈——利蒂荣舞。这是一种游戏舞蹈,形式多样,轻佻放纵。显然,当时贵族庄园里的舞会具有严格的程序。

音乐晚会除显示主人高雅的情趣外,贵族老爷旨在使子女较早地形成审美趣味和音乐天赋。贵族子女从童年时起就开始学习音乐,而且认为这是时尚的精神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贵族之家的孩子从五六岁时起就开始学习舞蹈。这一学习过程较类似于运动员的刻苦训练,不仅能使年轻人舞姿灵巧、动作自信、身材轻盈,而且最主要的是以优美的肢体言语来展现良好的教育。

二、俄罗斯庄园的文化生活

1、教育

19世纪的贵族的教育为传统的家庭式教育。家中一般雇请法国或英国家庭教师。通常学两至三门外语,各门学科的入门教程。如俄语、文学、历史、舞蹈、马术、剑术等。男孩子五岁左右时,请家庭教师,13岁左右时请专业教师。除家庭教育外,当时的贵族子弟还可以去私立学校或国立学校。私立学校像家庭教师授课一样,没有共同的大纲,没有统一的要求。大多数贵族按照传统让孩子到部队服役。从1805年开始,在彼得堡、莫斯科和一些外省城市开办了初级军校。招收7-9岁的孩子,军校读完7年之后,在中等军官学校继续就读。走军事仕途对许多贵族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如果一个人的生平记录中没有这一项,需要做出专门的说明,是因病抑或残疾。

贵族小姐的启蒙教育也是在家里获得的:童年时一般是奶娘教育,然后是家庭教师。贵族老爷认为女孩子受教育是必需的,所以即使没有资金雇请家庭教师,他们也会送孩子去国立或私立的寄宿学校学习。在寄宿学校里,作为特别的课程,老师要讲授各种上层社会的礼节:迎送客人,答应他人邀请,根据他人的请求演奏钢琴,看望亲戚朋友等。一般说来,女孩子受两种礼节教育:一是用于出席公共场合,一是用于日常生活。第一类适用于婚前,第二类则适用于婚后。

2、 待客

成家之后的外省贵族大部分时间从事家业经营或与邻人交往。俄罗斯的待客传统中,贵族地主过着开放的悠闲生活,热情的主人每年招待不计其数的客人。客人或是小住几日,或是临时拜访。庄园中互相拜访是常有的事。招待客人时,主人通常陪客人聊天、散步,在庄园里举办各种娱乐活动,其中包括宴请、打牌或演奏乐曲。对庄园主来说,如何待客是一件事关自己声誉的大事,因此主人总是在待客上煞费苦心,乐此不疲。普希金、屠格涅夫、托尔斯泰等作家的笔下不乏此情境描写。

3、 打猎

打猎是贵族男人们最热衷的一件大事。打猎需要提前作好准备。为此家里通常有从事此道的专门佣人、马匹、狗群。狩猎一般在深秋季节,通常猎捕野兔、狐狸或是鸟类,很少捕狼或熊。主人的捕猎有一整套程序:跟踪、追捕、飞奔,最后获得猎物,或一无所获。捕猎后归来的主人,一般在火炕上取暖、进餐、饮酒,与人交流,尤其愿意向女眷们吹牛。打猎时激动人心的戏剧性变化会在他的脑海里萦绕许久不肯散去。

平心而论,俄罗斯庄园的美实是令人赞叹。它尤其体现了人对于大自然的极度爱护,那顺应环境、精心设置的园林,所有种植只与当地气候相宜的草木,让人在其中驻足的感觉惟有舒适。由森林到田野,到庭前树丛,再到屋前花圃,仿佛很自然地逐渐由一个地带过渡到另一个地带,朴实而单纯。即使是庭前的树丛,惟见白杨夹道,丁香扑鼻。屋后的花圃,绝非只有大红大紫刺人眼帘,一切都在自然朴素之中。河边湖上,三两凉亭点缀其间,偶有游廊相连,大多为曲径通幽,林阴小道,使人流连忘返。那广袤无垠的原野,挺拔傲岸的白桦;波光粼粼的小河,静谧优雅的池塘;还有秋之阳,冬之雪,春天的百合,夏日的紫丁香;无不引人无限的遐想。尤令侨外游子萌发对故国的怀念。布宁(1870 1953)定居国外多年,仍持续不断描绘昔日的旧园,不使挽歌断成绝唱,终以继承和发扬了散文中之“俄罗斯古典传统”而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俄国作家。

看那形式各异、风格独具的楼舍,那里面的人家,屠格涅夫和托尔斯泰笔下诸多主人公,他们的起居活动和文化创作,楼内舍下浓浓的乡情、凉台桌上的俄式茶炊,灯下的诚挚夜谈,还是传达出俄罗斯生活古老的传统。作家萨尔蒂科夫———谢德林(1826 1889)曾概括指出屠洛涅夫一系列“贵族之家”小说的“套套”:每一部小说都有贵族庄园,每一座庄园都有玫瑰花丛,每一簇花丛下都有一个俏丽的小姐在等待着一个英俊的青年。他还点明,书中主人公们的生活,白天是“什么果子酱啦,奶油啦,晚上就是夜莺!”这里虽然语含揶揄,却也准确形容了屠氏的创作反映出庄园里生活的温馨,表明了屠氏确系贵族庄园的歌手。那是无可讳言的。

三、俄罗斯庄园的今天

庄园在俄罗斯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许多贵族没落,世家衰败,庄园易主。往往由商人、企业家等新起的资产者入住。昔日偌大的庄园如今面临分解、缩小和被改造的命运。就如作家契诃夫(1860 1904)著名剧作《樱桃园》所述说故事的悲伤结局:老庄园主尚未离开,新主人已经挥起斧头砍伐大片樱桃树,即将改建成一栋栋别墅用以出租了。

俄罗斯的庄园文化作为一种现象已经消失了,变为历史古迹、纪念馆、寄宿学校、度假村,其原有的文化和教育功能逐渐消逝。与此同时,这一现象也引起了人们的深切关注和普遍的兴趣,出现了融研究、描写、拍摄这些古迹为一体的《都市与庄园》、《俄罗斯庄园》、《陈旧的岁月》等杂志。

改革后期,俄罗斯知识分子企图保护和恢复失去的庄园文化古迹。一些著名的庄园成为博物馆,成立了修复和恢复庄园的专门基金。建立了俄罗斯庄园研究团体,出版了不计其数的关于庄园历史的书籍。历史与诗歌的记忆成为永远的文化和道德价值的源泉。

更可悲的是,这些古老的承载着俄罗斯传统文化的庄园,本属于俄罗斯联邦级的名胜,如今却被一些俄罗斯富翁纳入私囊:他们把沙俄时代古老的贵族庄园改建成度假休闲时的别墅、夏季度假胜地,在其土地上修建游艇码头、高尔夫球场、贵宾别墅。有的甚至将自己的“领地”以3米高的铁丝网圈住,门口加保镖把守。

但无论如何,庄园是俄罗斯难以磨灭的历史。庄园文化曾经以其独特的多音部视野丰富了俄罗斯文化,成为俄罗斯社会活动中心,精神生活和社会舆论的集散地。它以融音乐、绘画、诗歌、戏剧、雕塑、装饰、园林、建筑等艺术为一体的文化综合体身份,吸引了思想者的目光,使许多俄罗斯伟大的艺术家,如普希金、莱蒙托夫、屠格涅夫、托尔斯泰、格林卡、列宾宁等不断地从这一精神氛围中汲取创作灵感。因此,我们说分散在俄罗斯各地的大小庄园是纷繁思想的形成中心,是时代的思潮聚焦之地,是精神产品的孕育摇篮。

四、庄园小史

庄园,大约产生于15世纪,当时在莫斯科的近郊出现了一些贵族和教会村庄,即最初的庄园,或叫作领地。主人们在这里拥有一片土地、牧场、森林、,还有湖、池塘和河流,外加农奴。这时期的庄园主要是生产性质,人们在这里建磨坊,发展畜牧业,如养马、喂牛、看羊、养蜂、狩猎或捕鱼,为庄园的主人们在城里服役提供生活资料,为他们度假提供一个休息的场所。随着历史的发展,这种庄园的模式在俄罗斯各地迅速普遍起来,不仅都城莫斯科有,而且外省各地也有,只不过主人们有些变动,除了贵族和教会之外,更多的是地主。实际上,这种地主庄园的概念在我们中国人的印象中最深,因为我们在小说中读到的就是这种地主庄园,如果戈理的长篇小说〈〈死魂灵〉〉中主人公乞乞科夫走访的几位地主庄园即是这种模式。

但是,作为一种文化意义上庄园的兴起主要在18世纪中叶。1762年,彼得三世发布了〃贵族自由令〃,解除了社会上层代表贵族们必须为国家多年服务的义务。那些受过良好教育、拥有财富和领地的贵族们回到自己的领地之后,开始大兴土木、建造宫殿楼房、开辟园林花圃、收购名画和雕塑、组建私人戏院、独出心裁地装饰和布局等,把自己的领地建成了一个仅次于皇家庭园的地方--庄园。莫斯科郊外的庄园即是这一时期的经典代表。

19世纪,特别是19世纪下半叶,人们对庄园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不再把它作为活动的中心,而视为夏天休息的场所,即作为别墅,因而,俄罗斯的庄园逐渐失去了原先那种特有的魅力,成了人们对过去美好岁月回忆思念的对象。20世纪,革命和战争彻底摧毁了这一独特的文化现象,许多庄园建筑群不仅从地面上被铲除了,而且也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了。

但值得庆幸的是,今天依然有一些著名的庄园保存了下来,被列为国家或市博物馆,并经过修茸,基本恢复了原貌,如阿汉格尔斯克庄园、库斯科沃庄园、奥斯坦基诺庄园等。在这里,我们可以一睹俄罗斯庄园文化的风采。

五、庄园文化艺术

庄园文化是俄罗斯文化史中一种独特的现象,它的特点是综合性,即将多门艺术,如建筑、园林、雕塑、绘画、戏剧等艺术综合集中于一处,布局合理,并且和周围的自然界一致,互为映衬,相得益彰。参观之后,不仅有一种宁静的感觉,获得一种美的享受,同时情感也在升华,在这里似乎找到了人与自然、艺术与自然相处的地方。

一、建筑艺术:

建筑艺术是庄园文化的主要特点之一。在庄园的建筑群中,宫殿和教堂是各个庄园都有的二大建筑,规模宏大、气势雄伟、风格各异。另外,每个庄园都有自己特色的建筑物。如阿尔汉格尔斯克庄园的柱廊陵园神殿、变幻宫、茶房;库斯科沃庄园的暖房、艾尔米塔日、格罗特、荷兰小楼、瑞士小屋;阿勃拉姆采沃庄园的木屋等。在建筑风格上各个庄园的建筑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多数为古典主义风格之作,但也有仿哥特式察里津庄园宫殿、巴罗克式库斯科沃庄园格罗特小楼、帝国风格与古典风格相结合的阿尔汉格斯克庄园前宫、古典主义风格与巴罗克风格相融合的库斯科沃庄园中的艾尔米塔日等。这些规模大小不一、风格各异的建筑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俄罗斯18、19世纪建筑艺术的水平,同时反映了当时人们对建筑艺术的审美情趣。

二、园林艺术:

园林,是庄园艺术中必不可少的景观。每个庄园,利用周围的自然资源的地形地貌如流经庄园的河流和小溪、自然湖泊、山丘和斜坡、生长茂密的森林等来建立一个景色宜人、远景视野开阔、具有浪漫情调的优雅环境。一般在房子的周围辟有园林。早期是法国式,后来逐渐换成英国式。园林中的树种多半是椴树和槭树,少有白桦和落叶松。在园林里辟有花圃和草坪,种植各种鲜花、养植各种绿草。湖里放养了各种鱼和水禽,河上架着小木桥。今天,在这些园林艺术中保存得最完整的要算阿尔汉格斯克庄园和库斯科沃庄园。二者各有特色,但笔者更欣赏后者,它是莫斯科唯一的一座保存着18世纪中叶园林艺术的杰作:在东西南北建筑群的中央,是错落有致、修剪整齐的法式园林,严格的几何对称结构;在前宫与后殿之间是一片翠绿的草坪,草坪的中间辟有一些小小的花圃,花圃里红色的、黄色的郁金香在五月的春风里怒放;正宫的前面是一片湖,清澈的湖水里是周围楼房建筑和森林的倒影,还有鱼儿在里面遨游。

三、雕塑艺术:

每个庄园都拥有不同的雕塑作品,只不过数量多少不一。尤以阿尔汉格尔斯克庄园、库斯科沃庄园、奥斯坦基诺庄园为最。这些雕塑作品既有铜铸的、亦有石刻的、还有玉雕的。它们中多数是人物头像,如神话传说中的英雄人物,历史中的著名人物等,但也有一些动物雕像,如猛狮、猎犬等。这些雕塑不仅用来装饰房间,而且很多用来装饰园林,使本来就非常美丽的庭园又增添了一层艺术的色彩、更加美丽。参观庄园,如同在参观一座雕塑艺术博物馆。

四、绘画艺术:

收集名画是每个庄园主人特有的一种艺术爱好,也是显示自己财富和艺术素养的一种表现。因此,每个庄园里有展厅,展示庄园的主人们当年所收集的各个名家的作品。此时参观庄园,实际上如同在参观一座艺术画廊。值得特别一提的是阿勃拉姆采沃庄园。它在俄罗斯绘画艺术史中占有特殊的一页。一段时间里曾被称为〃俄罗斯绘画艺术的摇篮〃。庄园的主人萨瓦·伊凡诺维奇·马蒙托夫(1841-1918)虽是一个富有的铁路企业家,但对艺术情有独钟,被称为〃热情的艺术保护人〃。他邀请当时国内许多知名的画家到自己的庄园写生作画,象对待贵宾一样款待他们。列宾、В.А.谢洛夫、В.Д.波列诺夫、М.М.安托科尔斯基、В.М.瓦斯涅佐夫、А.М.瓦斯涅佐夫、М.А.弗鲁别尔、В.И.苏利科夫、К.А.科洛文、М.В.涅斯捷洛夫等大画家们曾先后会聚这里,他们组成了一个特别创作联盟,后来被人们称之为〃阿勃拉姆采沃艺术小组〃。这些艺术大师们在阿勃拉姆采沃庄园的创作为俄罗斯文化艺术的宝库添加了许多珍品,为俄罗斯绘画艺术的发展做出了一份独特的贡献。今天,当我们来到阿勃拉姆采沃庄园参观时,可以看到他们创作的真迹。

五、戏剧艺术:

戏剧艺术是俄罗斯庄园文化的一大特色。每个庄园都建有独具特色的表演舞台,组织有自己的戏班子,其中不乏著名的演员,演出著名的剧目。例如库斯科沃庄园主人舍列麦杰沃伯爵培养的著名女奴演员普拉斯科维娅·科瓦列娃·热姆楚柯娃(1768-1803)就是18世纪末俄罗斯舞台艺术中一颗灿烂的星星。她那非常鲜明的戏剧性表演和罕见的美丽歌喉不知倾倒多少达官显贵。1787年6月30日,普拉斯科维娅在库斯科沃庄园前宫大厅主演的歌剧〃萨姆尼特人的婚姻〃令叶卡捷琳娜二世欣赏不已,女皇高兴之余,当场奖给全体演员1000金卢布,并赐女主角一颗钻石戒指。

高质量的演出来自于受过职业培养的高质量演员。库斯科庄园在其顶盛时期,受过专业训练,能参加演出的演员多达123人。比我们今天的一个县级剧团演员还要多。他们可以在任何一个喜庆节日演出五种不同体裁的剧目。由此可见当时庄园戏剧艺术发展的规模和水平了。今天,庄园的剧场除了供人们参观之外,还经常在这里举办各种小型演出和音乐会。

另外,俄罗斯的庄园因其主人们多是达官司显贵,因而来这里拜访做客的名人很多。从而留下了许多纪念碑。例如阿尔汉格尔斯克庄园就有叶卡捷琳娜女皇铜像、尼古拉一世和亚历山大三世立柱纪念碑、普希金纪念碑和林荫道等。这些纪念碑除了作为参观的景点之外,同时也向我们讲述了一段庄园的历史。

六、庄园发展

1、中国

吐蕃亡国后,各地教派割据,政教合一,出现很多庄园。

2、日本

在古代日本是指由贵族、大寺院、神社所占有,具有经济效益的领地。

庄园制度的出现,在政治上,削弱了天皇和朝廷的中央集权。在经济上,促进了古代日本各地区的发展。在镰仓幕府时代幕府宣称拥有庄园所有权,并派管事(日语称地头)到各地去征税。日本战国时期的大名加强了对土地所有权的控制,庄园制度随之消失。

天皇和朝廷,分别于723年和743年,颁布了鼓励开垦耕地的《三世一身法》和《垦田水世私财法》。

756年,为了减轻农民的生活压力,朝廷将农民的杂徭时间减半,并免除当年的调、庸。因此,农民的生活环境得到改善,于是有更大动力从事耕作。

然而,这些原为改善农民生活的新政策,最大得益者并非农民,而是贵族、大寺院和神社。这些集团掌握着政治权力以及社会财富。在开辟土地的事业上,他们占有主要的农业生产工具,包括镐、镰等。

政策给予这些利益集团更多机会扩大自己的地方势力,让他们借机大肆圈占荒地和山林野地,并驱使自家的奴婢、负债的农民和逃亡而来的外地农民进行大规模的开垦。

这些利益集团,往往在新开辟的土地中,建立住宅和仓库,私家庄园由此而形成。

这些庄园不断为庄园主提供收入。庄园主为了进一步增强实力,于是采用强买或霸占等方式,肆意侵吞周边的国有土地,以及原属农民的土地。

3、中古欧洲的庄园

庄园(manor),是中世纪欧洲基本经济单位。当时因城市毁坏、商业衰退,欧洲经济,沦为自给自足的农业型态,经济关系也是以劳务交换、以物易物为主。

庄园生产包括粮食、衣物、工具等各项生活所需,是一个农村共同体,也是一个自治的政治单位,内有耕地、公地、教堂、领主邸第与农奴住宅等。庄园土地属领主拥有,农奴负责耕作。领主与农奴之间有互相约定的权利与义务──农奴提供劳役、耕作、缴税;而领主则必须分给土地、提供保护、执行司法。领主在庄园中设置的生产设施,如磨坊、烤炉与榨酒设备,农奴必须付费使用。

农奴〔serf〕身分介于自由人与奴隶之间。人身自由并没完全失去,但身分又附着于土地。倘无领主同意,不可任意离开庄园,故其非完全的自由人。虽然农奴自由受限制,且生活艰苦,但有一定的保障。农奴只要履行义务,就可以世代耕作土地;一旦遇到困难,领主亦有义务提供适当的协助。

随着中古时代的发展,农耕技术逐渐改变了农奴的生活。粮食生产的增加,使过剩的农产品得以出售,农奴的收入因而增加,可以藉此用金钱买回自由。到了中古末期,西欧就只剩下少数的农奴。

最普遍的封地,是拥有称为庄园的土地。在中古时代,一个庄园会有九个家庭在田里工作,以生产粮食养活自己并提供食物给第十个家庭,好让他们从事其它劳务。(在今天的美国,这种供需关系在其他领域上的比例大约是一百比一。)

典型的庄园中有一幢大屋或城堡,由田地、农舍、牧场和林地所包围,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庄园都能自给自足。一些剩余的日用品可以与其他庄园作贸易以互补不足。随着中古时代演进以及城镇市场的发展,庄园开始变得专业化,能够更有效地生产少数几种商品,有些庄园会专门生产起士、猪只、葡萄酒或蔬菜来维持生计。

庄园的主人(地主)与他的家族、工人和侍从住在庄园的大屋或城堡中。侍从由骑士和专业的士兵构成,用以提供防卫并随时准备为大领主执行封建的军事义务。庄园越大,侍从就越多。

庄园的主要人口是非贵族和非专业的农民。大部分的农场工人为农奴,必须每个礼拜花费大半的时间在领主的土地上工作,以换取他的保护。农奴家庭会在每一块庄园的田地中拥有几行的农作物,藉以维持生计。虽然农奴不是奴隶,但是他们也一样没有自由。他们不能在没有主人的批准之下擅自结婚、转换工作或离开庄园。不过农奴也会有一些权利,与奴隶不尽相同。农奴的身份代代相承,只要他执行了应尽的义务,别人就不能夺走他的土地。虽然臣属与领主之间的关系可以拿来与农奴和地主之间的作比较,不过在中古时代两者有一个明显的区分,就是臣属与领主之间是一种光荣的契约,臣属需要提供军役,而农奴则仅仅是提供体力的劳工。

随着中古时代的发展,农耕技术逐渐改变了农奴的生活。粮食生产的增加,使过剩的农产品得以出售,农奴的收入因而增加,可以藉此用金钱买回自由。到了中古末期,西欧就只剩下少数的农奴。

七、欧洲中世纪的庄园

在中世纪,庄园并非理想的经济方式,其经济形态十分封闭,人们生活水平程度只供维持生存,且是进步缓慢的生产单位。这些都和当时的无序状态有关:日尔曼人推翻罗马帝国后,却没有健全的制度来取代;而且蛮族各部落之间战乱不断,没有一个完整、成熟的统治体制,所以当时国王为维持自我势力,而采取了给予的奖赏之法:

第一, 抢到的财产严格按平分制给予个人。

第二, 实行的赏赐土地之法,人为的形成了某个人的大地产,而且赏赐并非在一级上就完成,可级级相赐,在罗马人为地产上又形成了日尔曼人的地产;这些无偿的赏赐,加上罗马乡村地产,形成了西欧土地基本纳入的大地产。罗马时期地产为私有,而此时的地产人为进行划分,又包含着不同成分:其一是地产主的私有地,其二为让人们耕种的土地。

这种制度变化构成了庄园的基础,其与大地产的区别在于土地耕种权不被剥夺。

同时土地的性质也发生了变化,庄园成为一个不仅仅是经济行为的单位,而是集政治、法律、刑事(也包括经济在内)于一体的行政管理单位,彼此之间互部干涉,这也形成了中世纪日后分化的基础:庄园主即等于庄园国王,其主权、土地皆分封,而且分封者只对上一级分封者负责,导致了中世纪国王主权的分散状况。

就庄园土地成分而言,大致上均分为以下四个部分——

第一, 领主的私有地。

第二, 农民的份地。

第三, 供放牧的草地。

第四, 提供庄园木材的林地。

就庄园的建筑而言,则大致分为三种——

第一, 是位于高处,豪华的庄园主住所,但并非一般人认为的城堡。

第二, 简陋的农民茅舍。

第三, 公共设施,包括教堂,水磨房(庄园主所有)和手工业者的库房。

庄园作为集体耕作,从根本上而言,无人可以单独拥有庄园内有一切日常生活的设施,包括耕地和耕地所需的动物和工具。   庄园内的公共设施很多,包括庄园主的私地在内,作为隶农的劳役,且具有优先权。

庄园是自给自足的经济单位,表现在庄园可以容纳人的数量为一定,可通过庄园规模的大小来判定人口数量。当然这还因为中世纪出生率低、存活率低,数量始终保持恒定。而且能够保持自然平衡。居民的主要生活用品都在庄园内生产。农奴除了要为封建领主工作,还要承担各种劳役,向领主捐献农副产品,交纳各种杂税。

庄园也需要进行管理,但是庄园主并不理庄园事务,常常委派手下人进行管理。庄园主住宅由委派人居住,其目的是为知道隶农能够获得实际的收成因而与当地人关系紧张,具体工作则由村庄里的人完成。

庄园的规模大小不等,有的庄园就是一个自然村落,有的包括好几个村落。

最能够体现庄园主权威的为“庄园法庭”,是庄园的统治机构,特点为——

第一, 非常设机构,根据地方问题多少和庄园主本身意愿来决定开庭间隔。

第二, 规定开庭时,当地农民都要参加,也非所有人有发言权,由代表组成,陪审团第三, 庄园法庭诉讼程序死板,均看是否能够打动庄园主而非就事论事:法庭的判决,其结果不一定能够被执行。

庄园法庭只涉及庄园的内部事务,是为处理“家务事”,但是确实对当时庄园的管理起了重大作用,包括庄园内各种事务都可以进行诉讼,由小事到大事务都有。通过这种制度,可以解决其内部问题和起调整作用。

当时庄园内种植的物种和土地本身的划分有和大关系——

第一, 食物包括:小麦,是人吃的主要食物,但是生长期缓慢,产量偏低且对土地的要求很高;大麦,生长期短,而且产量高,但是很难让人食用,除非是在饥荒期间,平日主要用于喂马。

第二, 经济作物有葡萄和橄榄,前者可以说是罗马时期的遗留传统,通常用于酿制葡萄酒;后者则是用于制造油类。

第三, 畜牧业的作物。在当时,牛和马是必需品,牛的数量必须保证,而马作为服军役的必备品也是不可缺少的。而肉类则有家禽提供,主要是猪、羊、鸡等,在天气适宜的时候,也必须保证一定数量;但因为当时饲养条件落后,所以这些家禽都无法过冬,所以当时在秋日大量屠宰之时就成为了一个节日,因为这么做可以避免其死亡而且能够保存很长时间,主要保存手法是腌制肉类。

当时,农民生活贫苦且负担很中,其阶层几乎包括了各类劳动力。这一阶层工作时间很长,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农民们不光种地,还有法定义务必须从事劳役:建桥,修路,即使交钱也不能免除。农民的居住条件也很差,家中没有床,更无任何娱乐活动,生活是单调且一成不变的。中世纪前期没有世俗文化教育,农民不认识字也没有书可看;在那个时期只有教士手内有羊皮书手抄卷。

中世纪农民的负担之重,也是极为罕见:实物地租,劳役地租,使用公共设施费用,结婚时必须付的婚姻税(尤其是庄园之外的人,更要交罚金),继承税以及庄园主的生活费。

通过以上情况不难知道,其实中世纪的庄园经济生活十分脆弱,农民生活范围狭窄,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出问题,那个时期的灾荒、瘟疫更是平常之事。但大多数人也习惯于这种生活方式和地位。

这种庄园制生活在中世纪维持了很长时间,直至中世纪后期才被打破。

本文来源网络,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