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消失的庄园梦

文/韩浩月

曾经以为自己是拥有过庄园的。它就在那三间瓦房的后面,大约半亩地的样子,放学后的黄昏,遵父亲大人之命常到这里来摘几只茄子,采半筐辣椒。韭菜齐整整地生长在田垄上,西红柿小小的个子躲藏在支架中间。边上用栅栏围起一个小小的笼舍,里面住着勤劳的母鸡,每次从笼舍里摸出的鸟蛋,都是热乎乎的。

这是一个儿童心目中的庄园。小小的孩子不需要很大的天地,有这么一块地方就足够他坐井观天了。庄园虽小,但提供给童年的乐趣却是巨大的,它是自然的浓缩体,能够给一个儿童带来很多有关植物生长的启蒙,也带来了最初的有关人与自然的思索。庄园也是温暖的,可以让一个孩子在犯错之后,躲到一角的柴禾堆里小声的哭泣,等待父亲过来用温暖的手过来把人领走。

这个小小的庄园梦就此根植于内心深处。它常在成年后的某个时刻被唤醒,这个时候,才发觉很多梦想只属于童年,逝去后再也无法回来。庄园梦的消失,源自于对庄园产生了真正的了解。按照好莱坞电影中的描写,庄园中是应该有城堡的,此外还有大片的土地,马匹,看不到尽头的粮田,泥泞的小径……按照这个标准,整个中国也没有多少人能将这样的庄园梦变成现实。

或许,中国人的庄园梦就应该是袖珍型的,庄园梦即田园梦,有自己的房子,有自主能决定种植什么庄稼和蔬菜的土地,能在这片土地过上闲暇的生活,这就是庄园了。可惜,即便是要求如此之低的庄园梦,也难以实现,因为我们失去了自己的家园。没有了家园,何谈田园?没有了田园,本来就是奢望的庄园,也就只能存在于想象当中。家园、田园和庄园,在我们这里被视为一个概念了,我们徘徊在这虚无缥缈的梦境边缘,在窘迫的现实面前惶惶如丧家之犬,能让精神稍得一会休憩的,也只剩下城市中被大型游乐场不断挤占空间的公园了。

庄园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瑰宝,它见证着这个古老国家曾经拥有的优雅一面,庄园文化的最后一次辉煌,见诸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武侠小说中,在金庸、梁羽生、古龙们创造的武侠世界中,庄园是英雄的集结地,是义气、勇敢与智慧的滋生地,他们笔下的庄园,无不自由、富足、充满古典浪漫主义色彩。而现在,从城市到乡村,以“庄”命名的街道和村落仍屡见不鲜,但也只剩下名义上的“庄”了,和庄园相关的景色与精神,再也看不到。

因为庄园曾经在我们的童年记忆里那么清晰,所以即便现实无法满足,也不妨碍我们在精神中建筑一座虚幻的庄园,在那里我们是自己的主人,不但掌控自己的身体和命运,也拥有自由飞翔的思想,在虚幻的精神庄园中,我们是漫步者,是国王也是臣民,甚至连空气也是自给自足。这座庄园是躲避窘迫现实的最佳场所,在困顿的时代,如果没有能力为自己营造这样一个虚构的庄园,只会生活得更加困顿。

有人为了实现自己的庄园梦,移民国外了,当然也有人就近变相地实现了自己的庄园梦,只不过这梦有点不真实,有随时惊醒的可能。那些在遥远异国住在自己庄园里的人们,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因为午夜梦醒,窗外的月亮不是童年的月亮,耳边的虫鸣亦非儿时的虫鸣,恐怕空气的味道也会有所区别吧。

写至此,那种老无所依的感觉竟是如此强烈。

本文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本文来源网络,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